Deep velvet night

    开头就是个老去的女人,衰败的身体和相貌,好似不曾年轻过。紧绷的眉梢眼角到唇边,无一处可以稍稍放下,防着别人,更提防自己。千万不能在哪一刻屈从于自己的欲望,可以拥抱,可以亲吻,但是绝不可以陷下去。再快乐也不可以,因为根本就不允许自己有快乐。从头到尾,最让我揪心的不是她初绽即逝的爱意,不是他临终满怀爱意的一声声贝丝,当然更不是轻狂少年浮浅的眼神。揪住心口不放的,是她一声声绝望的长嚎,毫不动听却几乎毫不压抑。在那一刻,总是忘记克制自己的情绪,放任自己悲鸣低吼,一路踉跄栽过去,忘记了掩饰。和七巧扑扑撞撞奔上阁楼不同,她是真的拔足奔去,想要将痛苦远远抛下。但是怎么可能,她背负的,远是曹七巧千百倍重。曹七巧有儿女可以发泄,她唯一能控制的是一个国家,而真相其实是这个国家在控制她。岂止是是控制呢,这个阴沉的岛国根本是在绑缚她、压榨她、攫取她每一寸柔情,即使是深藏在情感末梢的一滴温软渴望。
    始终拒绝承认她爱上了那个孩子,我总以为,她其实是在找他的影子,那个真正懂得温柔懂得爱的情人。有人说她“但也终究还是会由他握着双手”,是的,这就是这两人的区别。无论怎样训斥责骂,他始终递过双手去温暖她,而那个轻薄的小子,竟然拔剑相向。从头到尾没有懂过爱的人,才会在东窗事发的时候甚至不甘愿娶那无辜的女子,不但翻脸无情更全无肩膀。他懂得过什么,他值得什么。虽然知道只是处理手法的问题,历史面目绝非临终托孤这样浪漫,但实在不能相信,除去他的父亲,她有爱他的理由。握着她手一起长大的人,同样是急切的句句我爱你,却句句沉重,全不是挂在嘴边跳楼甩卖般轻贱潦草的爱。
    看着她憔悴地在阴影里穿行,不禁在心里帮她算起她到底有什么,除了一个冰冷的国家。她不能拥有一切有温度的东西,一切女人所渴望的东西。
    她一定也希望能在他臂弯里醒来。
    她一定也希望能有一个绕膝欢闹的孩子。
    她一定也希望能有塞西尔提起妻子时的温柔表情。
    可她从未拥有。所以她走不动了,她要好好地躺下,她是真的累了。不,不要认为她最后的失声痛哭是失去了那个孩子,那个孩子也许就只是个孩子,一个本可以是他和她的孩子。也不会是因为他,她已失去他那么多年,她早已习惯这重又冰冷起来的一切。她只是太累了,不想浪漫地说她是为了去与他重会,她只是终于,撑不住了。
    就让幕谢吧。

威尼斯平台登入,P.s第一次懂得,什么叫做,悲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