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长文:险象迭生的扶桑安倍政权

安倍晋三第二次就任日本首相至今已4年多,是日本战后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之一。目前日本政坛上“安倍一强多弱”,安倍无竞争者。在今年3月5日的第84届自民党大会决定,自民党总裁任期由“2届6年”延长至“3届9年”,执政党的总裁即政府首相。因此,已经两次就任首相的安倍晋三有望第三次连任,执政到2021年9月。安倍也有足够时间推进修宪。

然而,安倍执政4年业绩平平,经济年均增长率只有0.5%左右,极力推行的“安倍经济学”也已告失败。近日安倍又陷入了将国有土地廉价售给其夫人担任名誉校长的极右翼学校的丑闻,这是安倍就任首相以来的最大危机。日本在野党和媒体正在穷追猛打,安倍政权已风雨飘摇,又面临四大危机。

第一,安倍政权的人才危机。自民党内的领导层人员老化。总裁安倍晋三已经62岁,副总裁中村正彦和副首相麻生太郎均已70多岁,干事长二阶俊博已经是78岁的老人,自民党内尚无合适人选接班。如小泽一郎那样的人才多已脱离了自民党,这是自民党不兴盛的重要因素。原干事长石破茂,不仅在自民党内支持人不多,本人也已无意竞选总裁。现在的外相岸田文雄虽然是党内鸽派宏池会的会长,但是接替首相职位的魄力不足。安倍内阁中已就任大臣职位的官员,也多被指责能力不足。特别在今年2月6日,众议院审议共谋罪时,作为法务相的金田胜年不能回应议员们的有关质询,不得不改为第二天由担任的局长参与审议。媒体评论说,担当相不参与国会的相关质询是极为罕见的。所以,在野党要求其辞职。日本官方和财界人士多认为,民进党人才最为雄厚,50岁以下的中壮年议员中,如前原诚司、玄叶光一郎、安住淳等众多。自民党内可称中坚力量的只有小泉进次郎等少数几个,表明自民党已陷入人才危机。

第二,安倍政权在外交上“四面楚歌”。安倍政权在国内焦头烂额,于是想在外交上获得加分,安倍不断到国外访问。然而,日本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关系不睦,有的甚至在恶化。

日本与其北面的近邻俄罗斯关系难以改善。近年来,日俄两国在“北方四岛”,俄罗斯称为“南千岛群岛”谈判进行了多次,去年安倍邀请普京到安倍老家热情招待、洗温泉、拉关系,双方只达成在岛上进行投资合作,领土谈判毫无进展。

日本作家佐藤优最近评论说,安倍和外务省把今年2月份的安倍访美,特朗普承诺钓鱼岛适用日美安保范围,当做访美的巨大成果加以宣传是极为拙劣的——决定了日俄领土谈判不会获得任何进展。

首先,迄今为止,对于中国一贯主张的钓鱼岛是本国领土,美国从未提出异议。而美国也从未全面支持尖阁诸岛属于日本的立场,这次安倍与特朗普会谈也未改变这一现实。其次,安倍政府虽然全身心地投入到对俄罗斯的领土谈判中,今年安倍至少要与普京举行两次会谈。希望按1956年的日苏共同宣言,将齿舞、色丹两岛归还日本。而这两岛归一旦归还日本,也将适用日美安保范围。俄总统普京能引火烧身、把两岛归还日本吗。普京已多次明确表示,俄日间无领土问题,两国可在“南千岛群岛”进行经济合作。

日本与近邻朝鲜至今尚未建立外交关系,近年来两国就朝鲜核试验、发射导弹等纠纷持续升温、关系不断恶化。

日本与近邻韩国、中国因战后历史认知、领土问题等关系恶化。很多人认为,安倍任期内,日本与中韩关系难以改善。

日本学者星浩最近说,2月9日特朗普总统与中国习主席的电话会谈,可能是美国为第二天特朗普与安倍会谈事先安排的。特朗普首次向习主席表示,台湾属于中国,尊重“一个中国”的政策。习主席也表示“一个中国”是中美关系政治基础。中国将推动中美关系稳定发展。这是特朗普式的谈判手法“打中国牌”,表示中美关系改善,逼迫日本在贸易、汇率等作出让步。日本外务省干部抱怨:“日美有共同价值观、同盟国,却把日本与中国同等看待,在外交上很难理解”。安倍访美虽然特朗普对日美关系示好,但是特朗普更重视经济上利益,最后很可能向中国倾斜。日本政府内有人出主义“在特朗普政府未决定向中国倾斜前,日本应与中国改善关系,在外交上牵制美国”。

日本与美国虽然是同盟关系,但是两国在经贸中的矛盾根深蒂固。特朗普当选后,安倍已经两度拜访,并承诺未来10年对美投资1500亿美元,创造70万个就业机会等的“大礼包”。安倍访美表面风光无限,而实际并解决两国在经济的严峻摩擦。日本媒体评论说,安倍实施的对美国一边倒政策,虽然能够维持日美的同盟关系,但是将失去国际上对日本的信赖,也把日美两国关系的更多火种留了下来。

今年4月份,由美国副总统彭斯、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率领的团队,将进行日美经济对话。那时美国将向日本提出建立两国自贸区、要求日本为削减对美贸易顺差,进一步向美国开放汽车、大米及牛肉等农产品市场,这都是日本最担心的问题。

第三,国会议员竞选的经验危机。在日本众议院475名议员中,自民党议员292人,而其中当选两次以下的议员有120人。这些议员都是经历民主党执政的混乱时期、在2012年选举中自民党恢复执政及2014年自民党在高支持率下选举当选的议员,是“乘顺风船”的人,没有“乘逆风船”的经验。而这些议员在未来的大选中,有多少人会再次当选,安倍本人也深感不安。

而且新的大选中,民进党将与共产党、自由党、社民党等合作,共同推荐候选人。这对自民党来说,与前两次大选完全不同,是一场非常严峻的选举,安倍很可能失去政权。

第四,政策立案能力危机。过去自民党有政策调查会,是政策调整中枢。自民党税制调查会即是决定税制的主要舞台。常说“税制是国家的基轴,必须有长远观点,不能临时应付。”

但是,最近安倍政权不仅提高消费税一拖再拖,削减法人税、扣除配偶者税等也久拖不决。现在的政策基本按首相官邸的指示原封不动地执行,党的税制调查会完全是为首相官邸打工。很多问题党内很少议论,所以也很难培养出懂税制的中壮年议员。对于社会保障、外交、安全保障等自民党更少议论,导致政策立案能力危机。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商务部经贸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