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萤火虫

衣衫褴褛,形容枯槁的小男孩在阴暗的过道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死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叫阿泰,遗物只有一个用破布包着的陈旧的糖果盒,在弥留之际,那14年的光阴在脑海中倏地闪过,最后定格在漫天萤火虫的舞动下和妹妹携手而行。

太平洋战争的尾声,美军的燃烧弹如同蝗灾般卷过一个个村镇,留下一片片火海,阿泰背着妹妹冲出家门,空袭过去却已是找不到回家的路,寻找避难中失散的母亲,母亲却已被严重烧伤奄奄一息,连绷带也未拆就早早火葬。走投无路的兄妹投靠姨妈家,不仅被视为累赘而且终日尽受寄人篱下之气,不得已将母亲的衣物拿去换钱。安乐的童年生活在一夜之间化为泡影,片刻间的嬉戏玩耍也变成了奢望。两人终有一日不愿再寄宿在姨妈家,用小车载着仅存的家当,在田边不知名的山洞里安身,但无依无靠的兄妹俩的生存越来越难以维系,当夜幕降临,唯有萤火虫的亮光能给两人带来些许温存和愉悦,算是苦中作乐。

萤火虫也有死去的那一天,就好像点亮的希望熄灭,病痛和饥饿折磨着年幼的妹妹,被生活所迫的阿泰不得已去偷窃田地里的作物,趁空袭去偷窃人家里的衣物,但仍然无法阻止妹妹的身体日渐衰弱,咽下了一口西瓜之后,妹妹最终还是先走了一步,陪伴她的是那个洋娃娃,火光从天亮到了天黑,只剩下无亲无故的阿泰呆呆地望着天空,世界依旧是那样破败。

每当背景的音乐响起时,萤火虫带来了如同星空般的光明,但终究是短暂的,战乱后的死亡依旧威胁这满目疮痍的土地,也许在那个国度,萤火虫才能一直飞舞,聚成光亮点亮兄妹俩脚下的路,带着他们找到自己的父母。

糖果盒里装着的那个是妹妹最喜欢的,但还是有吃完的时候,看着阿泰用糖果哄着任性的妹妹,看着妹妹喝下灌在盒子里的糖水时满足的表情,看着那空空的糖果盒被清洁工任意丢在一边时,不仅让人唏嘘,承载着兄妹俩亲情的糖果盒,也被人遗忘在草丛之中。

威尼斯平台登入,那个很朴素的洋娃娃也是妹妹最喜欢的,尽管布满了各种伤痕,最后一次看到那个山洞口的时候,阿泰的眼神早已没有了气息,妹妹天真烂漫的身影只能出现在脑海里,阿泰选择让洋娃娃和妹妹一起走,当我看到妹妹吃着不知道的东西,把石头当作蛋糕的时候,我和阿泰一样心痛。

一直怀着复杂的心情看完了整部片子,一个手足同胞深受日军侵华之痛的中国人,看着日本的无辜平民在美军军事打击下辗转求生,日本军国主义埋下了侵略它国的恶因,其报应却要最下层的民众去承担,对于弱者的同情不期然间盖过了报仇雪恨的快感,无论如何战争中受苦的还是百姓,但愿芸芸众生能够不再受战乱之苦,我想这也是动画制作人的本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