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刘世锦:政府管制应由经济性转向社会性

凤凰网汽车讯10月23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在上海校园举办“2010第八届中国汽车产业高峰论坛”。在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做了发言,内容如下:

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刘世锦:尊敬的艾市长,尊敬的来自国外的学术界和企业界的负责人,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

中国汽车产业目前正处在一个大发展的时期,10年前、5年前,如果你说2010年中国的汽车产量有可能超过1600万辆或者1700万辆,估计没人相信。2004年在类似这样的论坛上我们发表过一个研究报告,做了一个大胆预测,说2015年的时候中国的汽车产销量有可能达到1500万辆,在世界上成为第一。全场哗然,不相信。但现在看来,我们的估计还是保守的。

我们再往前看,中国汽车产销量的峰值是多少。最近讨论比较多,说中国汽车产业是不是产能过剩了,等等。我们最近做了一个初步的预测,美国是每千人800辆左右,欧洲、日本是5、600辆。我们做一个比较保守的估计。如果中国每千人达到美国一半,400辆左右,那整个社会汽车保有量应该超过5亿辆,年度产量5000万辆。如果考虑到中国下一步向国际市场出口很多汽车的话,中国年度产销量的峰值达到5000万辆到6000万辆。我们中国汽车产业发展的前景,潜力很大。但这只是潜力。潜力要变为现实,面临着很多问题。政府角色非常重要。

关于这个问题,在中国汽车产业的发展过程中,可以说是个老问题。同时也是个新问题。讲它是个老问题,是因为我们很长一段时间里,政府主管部门有很多担忧。比如害怕重复建设、害怕产能过剩。所以我们在进行管理。管什么呢?第一是管你生产什么,什么车型,是轿车还是卡车,几个座位。管生产规模,你这个企业要能够立项,最低的产量必须达到多少万辆以上,最低的投资规模必须达到多少。宏观上,也有很多规划,比如哪一年达到一个多少万辆的规模。另外是管企业的组织形式,想把企业联合起来,提高集中度。当然,和计划经济时期相比,采取办法主要不是计划的办法,还是审批或者其他行政性的办法。结果怎样?结果可想而知。如果一个企业生产的车里有几个座位还需要政府审批的话,这样的企业会不会有竞争力呢?而且审批过严,会造成缺少竞争。企业的生产规模到底多大,实际从来没有定论。可能中国一个年产量几万辆的民营企业盈利状况,比国际商年产量几百万辆的大公司好。有一个很有名的经济学家对市场规模有个很著名的论断,叫生存法则。凡是竞争中能生存下来的企业,都是符合生存法则的。这些年,这个问题已经有答案了。这涉及到我们对市场经济的基本认识。为什么我们要搞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实际就是解决一些生产什么、谁生产、生产多少的这类问题,以及采取什么样的组织形式进行生产的问题。这类问题,有大量的不确定性。市场是干什么的?市场就是解决这些不确定性的。刚才讲的这几个问题,只有通过充分市场竞争、市场参与者充分博弈,才能解决。

中国汽车产业经过这么多年发展,到了目前的局面,我想一个转折点是在2000年左右。2000年左右,中国加入了WTO,更多外资企业进入了中国市场。同时更有意义的是,中国一批民营企业可以说是“曲线进入”,非常艰难的进入了市场。这个市场有了竞争。有了竞争以后,生产成本降低了,买的人多了,买的人多了以后,生产规模又进一步扩大了,成本进一步降低。这样的话,进入了一个生产、消费的良性循环,所以才有中国汽车产业今天这样好的局面。

目前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正处在一个关键时期。下一步,政府做什么?确实是个问题。这是个新问题。

首先,从以往管生产管理、如何生产的思路里走出来,由经济性的管制转向社会性的管制。什么叫社会性的管制?第一管环境,第二最低的节能标准,第三安全,第四必要的质量控制、标准。我们讨论企业和社会的关系,我们政府管理的重点,是要放在社会性管制上。这是政府管制的一个底线。如果政府一定要管,首先管这些事情。

第二,应该明确以竞争为导向的产业政策。市场有效发挥作用,以市场公平竞争为前提。政府主管部门过去经常要防止重复建设、鼓励或撮合企业充足、提高产业集中度,老是感觉这个市场太散,企业规模太小。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没有认真考虑这些做法到底是促进了,还是阻碍了市场公平竞争的原则的贯彻。市场经济本身就是重复建设。什么叫竞争?一个,叫垄断。一个以上,叫重复建设。但市场肯定是一个以上。市场本身是竞争的,是重复建设的。通过竞争,才能优胜劣汰,最后企业集中度一定会提高。有一些同志有很好的想法,说市场集中度要提高,要留下优质的企业。这是没错的。通过什么实现呢?通过行政办法,能实现吗?那是不可以的。如果最后这个市场只剩下5个企业,我不知道是哪几个。通过10年、20年,这些企业才会出来。也许20年以后大企业刚刚出生。所以一定要留下空间。我们政府政策,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产业政策的话,产业政策从来是有争议的,应该以鼓励、维护竞争作为导向。

第三,如果政府想做更多的事情,现在政府可以作为空间比较大,比如拿出一部分资金支持创新,这里面也有很多问题值得讨论。上海市政府在这方面,做了很多事情,是非常理性的,有些方面是相当超前的。比如我们现在拿一笔钱支持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是补需方还是补供方?需方就是给那些有竞争力的企业,你有了新的产品,但进入市场初期市场不会大,通过补贴扩展市场需求规模,从而使你生产规模能够得以扩展,最后形成一种可持续发展的能力。需求侧的补贴,它的效果可能比较小。对供给侧的企业也是比较公平的。只要你有好的产品,能够进入市场,能够参与竞争,我给你补贴,创造市场需求。从供方来讲,过去我们比较习惯“大水漫灌”式的,不太好。现在有些新的办法,就是观察产业链,这个产业链有瓶颈,我帮助你突破,突破以后就活起来了。有些省,特别是电池,产业链中间有几个环节难度比较大,就支持这几个环节的突破。等等。这些方面还有很多文章可以做。

再下一步,我们政府还要做什么?现在就讲汽车和社会的关系。现在汽车带来的社会问题越来越突出。北京的堵车,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已经很难可持续了。昨天我们还到通用上汽馆看了一下,讨论了一个问题,北京市现在想用经济的办法解决问题,是采取伦敦的办法,还是采取新加坡的办法?我们有没有可能利用现在新的通信技术,车联网的技术,使收费办法更加公平、合理、有效?这方面的办法,有很多事情要做。再一个,新能源汽车,要起步的话,充电站这个事儿必须首先做,不做的话这个车是转不起来的话。但这个事儿,企业本身很难做,一定要靠政府。还有环境的问题,特别是城市规划的问题,大量的问题。汽车产业和社会之间的问题,越来越多。这对我们政府,确实是个考验。我们的职能、我们的做事方式、我们的管理水平,都需要同步的提高。这也是中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一个重要的内容。中国汽车产业应该是目前中国增长最快、最具有活力的产业。而且这次应对金融危机的过程中,中国汽车产业的贡献是非常大的。这个产业,下一步还有很好的发展前景。而且汽车行业如果把这些问题解决得很好,会对中国整个经济的发展方式转变的全局做出自己独特的贡献。

谢谢。

提问:根据您的看法,我们一定要提供市场竞争,您觉得政府是不是会取消对于合资企业的限制?因为合资企业其实局限了竞争。

刘世锦:这个问题,至少我没有听到这方面的消息。至于是不是鼓励竞争,我做一个假设,如果中国经济完全是一个封闭的经济,中国市场上有几十个企业,他本身也可以竞争。中国市场足够大,他本身是可以竞争的。但我们还是要开放,因为中国的汽车产业的起步,是通过开放实现的。开放的话,我们的市场就是全球性的市场。中国如果一定讲竞争的话,中国国内内资的企业,如果通过他们本身的发展,这个市场可以有足够的竞争性,竞争可以有足够的动力,创新、增长的目标和增长质量提高的目标,都是看好的。合资政策经过这么多年,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我想政府会有一些更加全局的考虑。但总的一个方向,还是讲究公平竞争。中国对外资的政策,从来都没有改变,而且中国相比较亚洲其他国家,中国对外开放的态度是最真诚的,也是最坚定的。我们的市场是非常开放的。但更重要的一点,不论哪一类企业,最好不要追求一种额外的所谓超国民待遇。大家都在一种共同、公平的市场上竞争,这对大家都有好处。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