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子夫

卫子夫是中国汉代平阳人,汉武帝的皇后。卫子夫原是曹寿和平阳公主的讴者,后汉武帝到访平阳公主家时临幸了她,并把她和卫青一同带入宫中。初封为夫人(后宫地位仅次于皇后),元朔元年生下刘据,遂被立为皇后,元狩元年刘据被立为太子。征和三年,因巫蛊之祸不能自明而自杀。

卫皇后,字子夫,西汉武帝之后。生年不详,卒于汉武帝征和三年。平阳人。
卫青的同母异父姐姐。她的母亲卫媪是平阳侯府中婢女。
卫子夫有姐君孺,少儿,后来分别嫁太仆公孙贺及汉初名臣陈平曾孙詹事陈掌。
子夫本是袭封平阳侯曹时府中的歌妓,服侍曹时的夫人平阳公主。汉武帝即位后,他的第一位皇后也就是武帝幼年时戏言要藏于金屋的阿娇无子,所以平阳公主就把邻近大户女子收买来,养在家中,准备让汉武帝选取为妃。适逢汉武帝在霸上祭扫后来到平阳侯家中,平阳公主就将这些美女装饰打扮起来,供汉武帝选择。但汉武帝看后,觉得都不满意。在武帝与平阳公主一起饮酒的时候,又让歌女起舞助兴,汉武帝便看中了子夫。随后,汉武帝起坐更衣,子夫便来服侍,一见倾心。这样,平阳公主送子夫入了宫。入宫一年多来,由于陈皇后的妒忌,被贬为宫婢,再也没有得到汉武帝的宠幸。后来汉武帝释放一批不中用的宫女,子夫才又见到他,并哭泣着请求放她出宫。汉武帝怜惜她,便把她留下来,同时,后来卫子夫怀孕,馆陶大长公主派人绑架给事建章未知名的卫青,企图杀了卫青,卫青的朋友公孙敖带人将卫青救出,汉武帝把她的兄长卫长君、弟弟卫青召入宫中为侍中。其后卫家开始兴起,卫子夫被封为夫人,卫青成为太中大夫。到汉武帝元朔元年子夫生了一男,遂被立为皇后。除刘据之外,卫子夫与武帝生有卫长公主及其他两女,此两公主封号史书无载。根据索隐,此两公主为石邑公主与诸邑公主。诸邑公主死于巫蛊,石邑公主史书无事迹记载。卫长公主是武帝最宠爱的公主,封地为盐邑,是西汉所有记载封地的公主中唯一受封盐邑的公主。卫长公主石邑公主皆无记载后事,阳石公主只是同陷于巫蛊,史记汉书并无记载她为卫后女,阳石的称呼在史记中都是“帝女”。阳石公主又名“德邑”公主,可见与石邑公主并非同一人。
元狩元年,卫后所生之男刘据被立为太子。由于他是汉武帝长子,汉武帝特别宠爱他。除了专门派人辅导他学习《觳梁春秋》、《公羊春秋》外,还为他建了一座苑囿,称为博望苑,让他学习接待宾客。皇太子的确立,自然更加巩固了皇后的地位,因此,卫皇后的荣宠也达到了极点,随之而来的,便是卫氏一门的封爵封侯。然而,宫廷生活充满了尔虞我诈的斗争。况且,作为宫廷妇人,随着容颜的衰老,卫皇后尊宠程度也在逐渐下降。她在汉武帝面前的宠幸地位被李夫人和勾弋夫人所代替。在她立为皇后的第38年,也就是汉武帝征和三年,因遭巫蛊事变,不能自明而自杀。
所谓巫蛊事变,即汉武帝末年,年老多疑,适有周围一些心怀奸恶之人,乘机制造事端,挑拨他与太子、大臣之间的关系。太子素行宽仁,与爱好使用酷吏的武帝有政治上的分歧。同时在后宫,苏文在勾弋之子出生后,频频诬陷刘据,在武帝识破之后杀死诬告太子的小黄门之后苏文才稍有所收敛。当时,一些胡人的巫婆作俑,诅咒他死亡。此事被汉武帝发觉,在朝廷内外大加搜索,受牵连的人很多。专门主持处理此事的是素与太子不和的酷吏江充,他得到汉武帝的命令调查,便有意带着桐木人在卫皇后和太子刘据居住的地方掘地搜索,趁人不备将桐木人拿出说是挖得的,即把巫蛊之事加在了太子头上。当时,汉武帝深居简出,居住在甘泉宫,外间人怀疑他是否还在人世。太子刘据惟恐不得自明,就请教他的师傅,他师傅让他先杀掉江充。不久,刘据在决定起兵之后报母后,动用了皇后宫的兵,并以武帝已死奸臣作乱的名义征兵,与江充等人在长安城中展开激战,终于杀死了江充。他起兵后,一度得到民众的支持,但调兵不利,护北军使者任安接受了太子的符节却没有出兵,汉武帝派去了解情况的使臣不敢入京,慌报太子造反,武帝派丞相刘屈牦讨伐并亲临前线证明自己尚在人世,太子兵败后逃到湖县后隐藏。后行迹败露自缢而死。卫皇后因不能自明也自尽身亡。后代史学界对戾太子刘据都持同情态度,否认他与卫皇后与巫蛊之祸有关。武帝晚年也深有悔意。
事后武帝查出太子受人诬陷,江充灭族,苏文被绑在桥上活活烧死,去追捕太子的人也被武帝灭族,深表后悔的武帝建思子宫,为归来望思之台于湖。天下闻而悲之。

卫子夫由歌女、夫人而成皇后,除了她的容颜美色之外,还因为她有太子刘据和战功赫赫的娘家做为她的支柱。但在她为皇后的38年中,是比较安分守己的。所以武帝死后,她的名誉还是得到了恢复。另外,应该指出的是,子夫的入宫,使她的弟弟卫青,外甥霍去病得到了施展才能的机会,从而为西汉在反击匈奴的战争中赢得了主动地位。从客观上讲,子夫对汉朝是有功劳的。固然,汉武帝对卫氏一门的宠幸有过份之处,但总的来说,卫氏一门对汉朝的巩固是做出过贡献的,因此,子夫的影响也是不能抹杀的。

《史记,外戚世家》
卫皇后字子夫,生微矣。盖其家号曰卫氏,出平阳侯邑。子夫为平阳主讴者。武帝初即位,数岁无子。平阳主求诸良家子女十馀人,饰置家。武帝祓霸上还,因过平阳主。主见所侍美人。上弗说。既饮,讴者进,上望见,独说卫子夫。是日,武帝起更衣,子夫侍尚衣轩中,得幸。上还坐,甚。赐平阳主金千斤。主因奏子夫奉送入宫。子夫上车,平阳主拊其背曰:“行矣,强饭,勉之!即贵,无相忘。”入宫岁馀,以陈后妒,为宫婢,不复见幸。后武帝择宫人不中用者,斥出归之。卫子夫得见,涕泣请出。上怜之,复幸,遂有身,尊宠日隆。召其兄卫长君弟青为侍中。而子夫后大幸,有宠,凡生三女一男。男名据。
卫子夫已立为皇后,先是卫长君死,乃以卫青为将军,击胡有功,封为长平侯。青三子在襁褓中,皆封为列侯。及卫皇后所谓姊卫少儿,少儿生子霍去病,以军功封冠军侯,号骠骑将军。青号大将军。立卫皇后子据为太子。卫氏枝属以军功起家,五人为侯。
卫子夫立为皇后,后弟卫青字仲卿,以大将军封为长平侯。四子,长子伉为侯世子,侯世子常侍中,贵幸。其三弟皆封为侯,各千三百户,一曰阴安侯,一二曰发干侯,三曰宜春侯,贵震天下。天下歌之曰:“生男无喜,生女无怒,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
《汉书,外戚传 》
孝武卫皇后字子夫,生微也。其家号曰卫氏,出平阳侯邑。子夫为平阳主讴者,武帝即位,数年无子。平阳主求良家女十余人,饰置家。帝祓霸上,还过平阳主。主见所美人,帝不说。既饮,讴者进,帝独说子夫。帝起更衣,子夫侍尚衣轩中,得幸。还坐欢甚,赐平阳主金千斤。主因奏子夫送入宫。子夫上车,主拊其背曰:“行矣!强饭勉之。即贵,愿无相忘!”入宫岁余,以陈后妒,为宫婢,不复见幸。后武帝择宫人不中用者斥出之,子夫得见,涕泣请出。上怜之,复幸。遂有身,尊宠。召其兄卫长君、弟青侍中。而子夫生三女,元朔元年生男据,遂立为皇后。先是,卫长君死,乃以青为将军,击匈奴有功,封长平侯。青三子在襁褓中,皆为列侯。及皇后姊子霍去病亦以军功为冠军侯,至大司马票骑将军。青为大司马大将军。卫氏支属侯者五人。青还,尚平阳主。
皇后立七年,而男立为太子。后色衰,赵之王夫人、中山李夫人有宠,皆蚤卒。后有尹婕妤、钩弋夫人更幸。卫后立三十八年,遭巫蛊事起,江充为奸,太子惧不能自明,遂与皇后共诛充,发兵,兵败,太子亡走。诏遣宗正刘长乐、执金吾刘敢奉策收皇后玺绶,自杀。黄门苏文、姚定汉舆置公车令空舍,盛以小棺,瘗之城南桐柏。卫氏悉灭。宣帝立,乃改葬卫后,追谥曰思后,置园邑三百家,
长丞周卫奉守焉。 《汉书 武帝纪 》
元朔元年……春三月甲子,立皇后卫氏。诏曰:“朕闻天地不变,不成施化;阴阳不变,物不畅茂。《易》曰‘通其变,使民不倦’。《诗》云‘九变复贯,知言之选’。朕嘉唐、虞而乐殷、周,据旧以鉴新。其赦天下,与民更始。诸逋贷及辞讼在孝景后三年以前,皆勿听治。”
冬十一月,发三辅骑士大搜上林,闭长安城门索,十一日乃解。巫蛊起。
二年春正月,丞相贺下狱死。 夏四月,大风发屋、折木。
闰月,诸邑公主、阳石公主皆坐巫蛊死。 夏,行幸甘泉。
秋七月,按道侯韩说、使者江充等掘蛊太子宫。壬午,太子与皇后谋斩充,以节发兵与丞相刘屈大战长安,死者数万人。庚寅,太子亡,皇后自杀。初置城门屯兵。更节加黄旄。御史大夫暴胜之、司直田仁坐失纵,胜之自杀,仁要斩。
八月辛亥,太子自杀于湖。 卫家兴起和卫子夫被立为夫人的记载
《史记卷一百一十一 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
青壮,为侯家骑,从平阳主。建元二年春,青姊子夫得入宫幸上。皇后,堂
邑大长公主女也,无子,妒。大长公主闻卫子夫幸,有身,妒之,乃使人捕青。
青时给事建章,未知名。大长公主执囚青,欲杀之。其友骑郎公孙敖与壮士往篡
取之,以故得不死。上闻,乃召青为建章监,侍中,及同母昆弟贵,赏赐数日间
累千金。孺为太仆公孙贺妻。少儿故与陈掌通,上召贵掌。公孙敖由此益贵。子
夫为夫人。青为大中大夫。 陈阿娇被废相关记载 以下史汉书的记载:
初,武帝得立为太子,长主有力,取主女为妃。及帝即位,立为皇后,擅宠骄贵,十余年而无子,闻卫子夫得幸,几死者数焉。上愈怒。后又挟妇人媚道,颇觉。元光五年,上遂穷治之,女子楚服等坐为皇后巫蛊祠祭祝诅,大逆无道,相连及诛者三百余人,楚服枭首于市。使有司赐皇后策曰:“皇后失序,惑于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玺绶,罢退居长门宫。”
班固的记载:
初,上为太子时,娶长公主女为妃。立为帝,妃立为皇后,姓陈氏,无子。上之得为嗣,大长公主有力焉,以故陈皇后骄贵。闻卫子夫大幸,恚,几死者数矣。上愈怒。陈皇后挟妇人媚道,其事颇觉,於是废陈皇后,而立卫子夫为皇后。陈皇后母大长公主,景帝姊也,数让武帝姊平阳公主曰:“帝非我不得立,已而弃捐吾女,壹何不自喜而倍本乎!”平阳公主曰:“用无子故废耳。”陈皇后求子,与医钱凡九千万,然竟无子。

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关于引‘长水’‘宣曲’胡族骑兵入长安 《汉书–卷六十六
公孙刘田王杨蔡陈郑传第三十六》
太子既诛充发兵,宣言帝在甘泉病困,疑有变,奸臣欲作乱。上于是从甘泉来,幸城西建章宫,诏发三辅近县兵,部中二千石以下,丞相兼将。太子亦遣使者挢制赦长安中都官囚徒,发武库兵,命少傅石德及宾客张光等分将,www.lishixinzhi.com使长安囚如侯持节发长水及宣曲胡骑,皆以装会。侍郎莽通使长安,因追捕如侯,告胡人曰:“节有诈,勿听也。”遂斩如侯,引骑入长安,又发辑濯士,以予大鸿胪商丘城。初,汉节纯赤,以太子持赤节,故更为黄旄加上以相别。太子召监北军使者任安发北军兵,安受节已,闭军门,不肯应太子。太子引兵去,驱四市人凡数万众,至长乐西阙下,逢丞相军,合战五日,死者数万人,血流入沟中。丞相附兵浸多,太子军败,南奔覆盎城门,得出。会夜司直田仁部闭城门,坐令太子得出,丞相欲斩仁。御史大夫暴胜之谓丞相曰:“司直,吏二千石,当先请,奈何擅斩之?”丞相释仁。上闻而大怒,下吏责问御史大夫曰:“司直纵反者,丞相斩之,法也,大夫何以擅止之?”胜之皇恐,自杀。及北军使者任安,坐受太子节,怀二心,司直田仁纵太子,皆要斩。上曰:“侍郎莽通获反将如侯,长安男子景通从通获少傅石德,可谓元功矣。大鸿胪商丘成力战获反将张光。其封通为重合侯,建为德侯,成为侯。”诸太子宾客,尝出入宫门,皆坐诛。其随太子发兵,以反法族。吏士劫略者,皆徙敦煌郡。以太子在外,始置屯兵长安诸城门。后二十余日,太子得于湖。语在《太子传》。
侍郎莽通何人?那是刘彻的人,刘彻自己都派人到胡人那里调兵。那说明了什么,说明了那胡人军队本身就是汉朝的军队。
汉朝的时候胡人并不是不能掌管军队的。大将军门下的赵信就是匈奴人。是某些人心思狭隘,认为那些胡人就不是汉朝人的军队。
既然是自己国家的军队,就何来汉奸之言。
把汉朝的领土说成是匈奴的领土,把汉朝的军队说成匈奴的军队,某些人的无耻和不懂历史新知网的嘴脸昭然若揭。
在汉朝时期,“长水”为北方少数民族之称,就是史书中所称的羌族,宣曲为地名,是汉高祖给下属功臣也就是宣曲任氏(西汉富商,姓任,祖先曾任督道的仓吏)的祖先封侯的封地,即汉武帝在都城长安开掘的昆明池的西部。武帝时建众校尉节制诸军,长水校尉为汉军编制,节管众胡人骑兵。
《汉书》的东方朔传:后乃私置更衣,从宣曲以南十二所,中休更衣,投宿诸宫,长杨、五柞、倍阳、宣曲尤幸。
也就是说,武帝年轻的时候出去打猎,在宣曲等地方置更衣所,换衣服休息,如果宣曲是胡地,武帝一个晚上就跑到外国去了,还换衣服?
关于汉朝的选妃以及立后
汉朝后宫选妃并不像后世的选妃那样严格以出身论。选择的第一条件是貌美。文帝窦皇后和景帝王皇后皆是因美色而选入宫,后产子再封后。纵观西汉皇后妃子的出身,除了政治利益和长辈要求的结合之外,其他女子的出身皆是非常贫寒的。武帝李夫人是娼妓世家出身,勾弋夫人父亲犯罪受宫刑。窦皇后家族贫困,小弟被拐卖,王皇后家族困顿,其母改嫁两次,王皇后本人都结婚生有一女后入宫为太子嫔妃,而文帝之母薄太后更是私生女出身,记录在史记之中,不知道某些人是不是实在没有什么好攻击了,拿出身来做武器,那麻烦先看看某某的外祖母是什么出身曾外祖母又是什么出身!堂邑侯的封地只有一千八百户,在开国功臣里面算是极低的了,平阳侯的封地可是一万六百户!就算是世袭的侯爵,也要看封邑数来分哪个地位高哪个地位低。
卫皇后的墓葬以及子女
卫皇后的尸体没有如某些人想象的那样抛尸荒野,汉书说的很明白,葬于长安城南的桐柏亭附近。
汉宣帝即位后,将其曾祖母卫皇后改葬于长安城覆盎门外南北大道之东,其陵墓称“思后园”。又“置园邑三百家,长丞周卫奉守。”追谥曰“思”。又称“孝武卫思后”。是最早的有独谥号的皇后,自她之后,历代皇后在丈夫的谥号之后也开始有了形容自己的独立的谥号。空棺的是勾弋夫人,昭帝欲为她改葬,开棺发现无尸体,只有鞋子。
根据史记和汉书,卫后生一子三女,只有卫长公主和卫太子刘据确定为卫皇后所生,其余两女并没有注明。根据索隐注其他两女为诸邑公主和石邑公主,汉书记诸邑公主死于巫蛊之祸,石邑公主史书无事迹记载。
被传为董仲舒之墓的下马陵很有可能就是卫皇后的墓,考察现在下马陵的位置,第一,下马陵如果正南下去,则正好是考古探明的杜城的范围,下马陵的位置也正好在汉长安南边,不过相距很远,
第二,无论说卫子夫葬在长安城哪个城门外的大道东边,下马陵的位置都是符合的,因为杜城在今天西安的东南方向,而汉长安城在今天西安城的西北方向。
若董仲舒的墓为下马陵,疑点就在于,汉武帝虽然采纳董仲舒的建议搞独尊儒术,但是董仲舒的核心学说天人感应,却没有得到武帝的足够赏识,董仲舒死后,以董仲舒的地位,武帝是否会让官员在他墓前下马,很成问题,若下马陵为卫子夫的墓,那么按照后陵制度,官员下马是肯定的,至于说为什么偏偏在诸多汉墓中要讲这座墓为下马陵,很可能它在西汉时期的封土就不如正常后陵那么高大,位置又如此远离帝陵,故有可能特别用下马陵这样的名字来突出它。
“生男无喜,生女无怒,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
当时的民间流传着这样的歌谣,这是卫子夫从歌女到皇后,一人得志,全家富贵的传奇。卫子夫出身卑微,原来只是一个歌女,后来跻身于一朝皇后之列,成为虎威皇帝汉武帝的第二位皇后。卫子夫的经历不仅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同时也改变了自己一家人的命运,其弟卫青、外甥霍去病都是汉代历史新知网上著名的抗击匈奴的英雄。
然而,卫子夫在后宫复杂的环境中,做了38年的皇后,并不是独霸天下,而是处处小心,谨小慎微,以恭谨谦和赢得汉武帝的恩宠,赢得了大臣和后宫人等的尊敬。在后来的日子里,因为卫子夫年老色衰,汉武帝移情别恋。虽然武帝后宫宠幸的嫔妃不少,但是因为卫后小心谨慎,所以汉武帝对卫后还是很信任的。武帝每次出行,都把后宫事务托付给皇后。
据记载,卫子夫谦逊的德行,是从自身做起的。卫后对卫氏子弟的管教格外严格。如弟弟卫青的四个儿子都不成器,卫后流着眼泪向武帝报告,请求武帝削夺卫氏子弟的封赏。武帝就说:“吾自知之,不令皇后忧也。”终于有一天,卫青的少子因为罪恶极大,依照当时的法律被杀,武帝一并削夺其了他几子的封爵。之后,出于对卫子夫的尊敬,武帝对一位刘姓的大臣说,夫人肯定非常伤心,你马上到她那里去,安慰她,并代表我向夫人道歉。那位大臣回来说,夫人非常痛苦,也很感激皇上。
太子就是卫子夫的儿子刘据,比较宽厚,对武帝的酷吏的做法往往反其道而行之,经常平反冤狱,虽然得到百姓的口碑,但是武帝用的那些酷吏都不喜欢太子。所以“群臣宽厚长者皆附太子,而深酷用法者皆毁之”,于是太子誉少而毁多。卫后担心儿子这样做会违背武帝的意思,得罪武帝,经常把儿子叫来劝诫:“作为太子,你要经常揣摩父亲的心思,理解父亲的意图,按照父亲的要求去做,而不能擅自作主,做一些与父亲的想法不一致的事,比如平反冤狱。这本是你父亲制造的冤狱,你却给予平反,不是否定你的父亲吗!”然而,武帝听说后,虽然不喜欢太子的“仁政”,但是认为太子的做法正确,卫后不对。这事就把卫后谦虚谨慎的态度显示出来。
卫后和太子的关系很好。太子每次去见卫后,总会多待些时间,这是很正常的事。汉武帝身旁有个宦官叫苏文,喜欢挑拨是非,他知道汉武帝不喜欢太子,竟然挑拨起汉武帝、皇后与太子之间的关系。他把这事向武帝打了小报告,说:“太子一天到晚在皇后宫里,与宫里的女人们鬼混!”武帝不听这些话,反而增加太子东宫侍女二百人。太子知道这是苏文胡说,心里对其不满。苏文还不肯善罢甘休,又与小宦官常融、王弼等,经常伺机寻找太子的过失,一旦寻到就添油加醋向武帝报告,甚至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黑的。卫后对此也是非常痛恨,让太子禀报武帝杀了这些人。太子心地善良,说:“我没有过失,不怕苏文他们!皇上明察秋毫,不会听信谗言恶语,不必担忧。”武帝有次生病,派常融去召太子,常融就此大做文章,回报说:“太子得知武帝生病,根本不把皇上放在眼里,挂在心上,而是脸上有喜色。”武帝听了,心中暗暗不乐。太子即刻来见,武帝看到太子的脸上带着泪痕,但是为了让父亲高兴,又强装笑脸,强打精神。武帝就问常融,到底是怎么回事,常融支支吾吾回答不出。武帝知道是常融从中作梗,就把常融杀了。
卫子夫的儿子刘据,是汉武帝的长子,元朔元年被立为太子。汉武帝29岁才有儿子,一开始非常喜欢刘据,但是等到刘据长大以后,汉武帝嫌他性格太仁厚软弱,能力也一般,所以逐渐冷淡了他。在武帝晚年,卫后、太子因为武帝的宠幸渐渐少了,他们常常感到不安,甚至有性命之忧。汉武帝知道后,为了不让卫后和太子担心,就叫卫青传话,说:“汉家庶事草创,加四夷侵凌中国,朕不变更制度,后世无法;不出师征伐,天下不安;为此者不得不劳民。若后世又如朕所为,是袭亡秦之迹也。太子敦重好静,必能安天下,不使朕忧。欲求守文之主,安有贤于太子者乎!闻皇后与太子有不安之意,岂有之邪?可以意晓之。”卫后知道后,感激得热泪盈眶,马上脱去头上的簪饰去向武帝请罪,表现得非常谦恭。
卫子夫加冕后冠的道路并非就没有曲折。在卫子夫进宫之前,汉武帝已经有一个皇后了,那就是汉武帝的表姐陈阿娇。很多人可能知道汉武帝和陈阿娇还有一个“金屋藏娇”的故事。
陈阿娇的母亲刘嫖即馆陶公主,是汉景帝胞姐。因为与汉景帝同父同母所生,又是汉景帝惟一的亲姐姐,两人姐弟情深,所以馆陶公主刘嫖在皇室中的地位非常尊贵。汉武帝名叫刘彻,当他4岁的时候,馆陶公主想把自己的女儿阿娇许配给他。一次,馆陶公主问刘彻说:“你想娶妻吗?”刘彻答:“当然想娶妻了。”馆陶公主用手指着当时站在左右的一百多个侍女问刘彻,你喜欢哪个,刘彻说都不喜欢。馆陶公主又指着她的女儿阿娇问刘彻说:“阿娇好吗?”结果刘彻满意地回答:“太喜欢了!如果能够娶阿娇为妻,我就筑金屋让阿娇住。”馆陶公主听了小刘彻的话,自然欢喜,于是把女儿许给了刘彻。小小的刘彘就有‘若得阿娇为妇,吾当铸金屋处之。’的惊人言论。这就是“金屋藏娇”的故事。
馆陶公主有她的打算,一旦刘彻能够当上太子,最后当上皇帝,自己的女儿也就能成为皇后。所以馆陶长公主就希望刘彻能够继位为太子,于是多次在弟弟汉景帝前面中伤当时的太子刘荣,赞美刘彻。后来,汉景帝果然改立刘彻为太子,这就是后来的汉武帝。汉武帝继位后,就立陈阿娇为皇后。
――――――――《金屋藏娇》语出《汉武故事》,非正史,其作者乃南齐人王俭。
卫子夫坐上皇后宝座的道路虽然也有曲折,但是与其他的皇后比较起来,还是比较顺利的。这主要原因有两点:
一是陈皇后因为十余年无子,汉武帝对她的宠幸日衰。陈皇后曾经为了得到儿子,求医看病花钱达9000万之多,结果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陈皇后被废,一是因为她确实没有生子,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武帝喜新厌旧,再加上陈皇后不懂得自保之策,恃贵而骄,所以武帝废掉陈皇后是迟早的事。
二是陈皇后既得不到武帝的宠幸,又对武帝宠幸其他后宫嫔妃非常生气。当其听说卫子夫得到武帝宠幸时,非常恼怒,几次在汉武帝面前要死要活,汉武帝因此对陈皇后更添反感。后来,陈皇后在宫中让一个名叫楚服的女巫利用巫术来实现自己的企图,希望重新获得武帝的宠爱。此事为汉武帝所知后,认为皇后为巫术迷惑,不配再当皇后。所以在此案发生后,陈皇后被废。三年之后,为武帝生下长子的卫子夫得封皇后。
“一人得志,全家升天”。卫子夫当了皇后以后,卫氏家族亦受到汉武帝的宠幸,特别是卫子夫的弟弟卫青、外甥霍去病既有真实本领,又因为“外戚”的缘故而有了建功立业的机会,通过流血奋战,成为西汉历史新知网上赫赫有名的将军,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汉武帝封卫青为长平侯及大司马大将军,卫青的三个儿子还在襁褓之中,就都被封为列侯。卫后的姐姐卫少儿的儿子霍去病也因军功卓著,被封为冠军侯,做到大司马骠骑将军。卫氏满门将相侯,“卫氏支属侯者五人”。当时武帝的姐姐平阳公主新寡,卫青又娶了平阳公主。这样,武帝娶卫青的姐姐,卫青娶武帝的姐姐,真是亲上加亲。